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玄幻仙侠- 倚天外传—身在丐帮的周芷若
倚天外传—身在丐帮的周芷若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性欧美videofree另类-国产人妻少妇精品视频-色偷拍亚洲偷自拍二区]

地址发布页:

话说宋青书被陈友谅以弒叔之事要胁而加入丐帮,之后更被胁迫向自己的师叔们下毒,宋青书原本不肯,但得知他心目中的女神周芷若已在丐帮的掌握之中,而陈友谅又答应让他取周芷若为妻,好色之心一起便无法自拔,决定暂时答应陈友谅的计画,但要先和周芷若举行婚礼
洞房花烛,本是美好春宵,无奈新娘却是受制于人,不得自己主张。周芷若头戴凤冠,蒙着红头巾,却是全身赤裸,纯洁的胴体完整展现,圆挺的美乳微微颤动,令得那粉红的乳晕上下动荡。一身的洁白玉肌彷彿在发光,柳腰之下是那稚嫩未经人事的幼唇,上头覆盖着一层稀疏阴毛。再往下就是那一双诱人的修长美腿,而后边更是令人血脉喷张的美背,和圆翘的丰臀。看着这无比纯洁、无比动人的裸体,被灌了许多酒的新郎倌宋青书瞧得两眼发直,酒也醒了,肉棒更是顶得老高。他一生梦寐以求的仙女此刻正光着身子在自己眼前,而且即将成为自己妻子,不管她愿不愿意,今晚她必定是自己的人了,他等不及要听她在他跨下哀嚎的声音,等不及要将满睪的热精注射进她的子宫,让她受孕,让她为自己生个胖娃。

【芷若∼芷若∼妳终究是属于我的啦∼哈哈∼】宋青书狂笑着,褪去衣物跳上床去。

【谁?是谁?啊∼不要碰我∼】蒙着头巾的周芷若什幺也看不到,只感到有人上了床,摸上了自己的胸部,接着∼她的头巾被掀了开来。

【宋青书!怎地是你?我被丐帮的人抓来,你是来救我的吗∼】赤裸的周芷若又羞又急,又惊又怕,此刻只想赶快脱身,穿上衣物,竟天真的以为宋青书是来救她的。

【芷若∼今天是我俩的大喜之日,难道妳竟不知吗?】宋青书淫秽的笑着,捏弄着她小巧的乳头。

【你…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,想不到你竟与丐帮同流合汙!】周芷若终于明白宋青书是来姦她的了,无奈周身穴道被点,她也无力反抗,只能任人宰割。

【正人君子?我也想当正人君子,只是妳从来没理会过我,打从光明顶一役我便爱上了妳,对妳百般追求,我是武当大弟子,将来要接任掌门人的,有什幺不好?有什幺配不上妳的?为何妳总是对我不假以颜色?】宋青书愈说愈怒,他对周芷若的情由爱生恨,最后终于走入魔道,既然得不到她的心,就要不择手段得到她的人。

【宋少侠,情感之事本难勉强,况我心中早已有所属,你对我好,我是知道的,我心中也一直敬你如兄长,盼你悬崖勒马,莫要铸下大错。】周芷若的乳首已被玩弄的挺立起来,皮肤也开始泛红,但她仍然镇定,希望宋青书能在最后关头回心转意。

【妳的心中早有所属?是张无忌那小子对吧!他只是个运气好的过份的小子,碰巧学了一身高明功夫,又碰巧替魔教解了光明顶之围,魔教中人行事不按常理,这才让他当上教主。芷若∼我一直敬妳如天仙,想不到妳见人有权有势,武功又高,便贴了上去。】宋青书恨恨地道,手指粗鲁的伸进周芷若的嫩穴中,发狠抠弄。

【不…不是的…我…我…】周芷若毕竟是处女,而且在灭绝严厉的督导下每天只知练功,哪知男女情爱,更不曾手淫过,被宋青书这一轮粗暴猛攻,稚嫩的阴唇已然红肿起来,痛得说不下去,未经人事的小穴却被这粗鲁的抠弄弄出了感觉,慢慢渗出淫水。

【妳不用再说,总之妳喜欢张无忌我是知道的,但即便如此又如何?妳终究得成为我的妻子,终究得我被我开苞,待张无忌知道妳被我骑过后,看他还要妳不要?】宋青书狂亲着周芷若的小嘴,先夺走她的初吻,手指依然不断挑逗着她的阴蒂、抠弄她的小穴,再来就是夺走她的初夜了。

【不…求求你住手…不要…不要再弄那里…】周芷若摇摆着头,却被宋青书捏住小脸狂亲,扭动腰支,却被按住挑弄,她愈来愈气喘,手脚渐渐无力,只觉身子愈来愈软,淫水一洩如注,未经开发的小穴已经不起挑逗而高潮了。

【我看妳还假清纯、假圣女,还不是给我弄到洩身。】看周芷若被他弄到高潮,宋青书无比兴奋,抓起跨下肉棒,就往她的小脸凑去。

周芷若忽然闻到一股恶臭的腥味,一根黑黝黝的丑恶阳具已树立在自己眼前,耳中只听宋青书淫道:【这就是男人的命根子,妳可管它叫「肉棒」,今晚它就要插穿妳的小穴,在妳的体内喷精,让妳怀我的孩子,期待不期待呀?】

周芷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根黝黑的伟物,任由宋青书用它耻辱的拍打自己的脸庞,刚刚宋青书只用两根手指自己就已受不了,以前这巨物要是插进去…周芷若终于真正恐惧起来,颤抖着求道:【求求你…宋少侠…别用那…那东西插我…】

【妳先帮我含含我便考虑一下。】宋青书淫笑着拨弄着她的秀髮,将肉棒凑近她的樱桃小嘴。

此刻的周芷若已然乱了方寸,一心只想着如何不要被插,她放下矜持,暂时忘记耻辱,缓缓启开朱唇,吐出滑腻的小舌舔弄龟头,最后吃力的将宋青书的大肉棒吞下半截。

一股噁心的恶臭从口腔中窜进鼻腔,再从鼻腔冲至脑门,周芷若两行清泪落下,剎那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幺?为什幺会在这里含着男人恶臭的肉棒?她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,希望这场恶梦赶快结束。

【真是难为妳了,想不到妳的小嘴竟也能吞下我的大家伙。】宋青书得意的抚摸她的头,一种屈辱女神的快感在暴涨。【但我想应该还可以再深入吧?】他将周芷若的下巴 起,由上而下将肉棒顶得更深,一节一节深入,甚至插进了喉咙之中,将她的喉管堵住。

周芷若几乎要无法呼吸,只得由鼻孔用力的开合吸气吐气,一张小脸已胀得紫红,眼泪滚滚而落。

看到周芷若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宋青书愈加兴奋,心中只想狠狠的羞辱她,好宣洩那熊熊燃烧的妒火,和追求失败的恨意。【妳不是很清高吗?妳不是从不把我当一回事吗?妳看看妳现在正含着谁的肉棒?妳看看妳正在被谁操着嘴?】宋青书愈说愈狂,抓住周芷若的头狠狠抽送起来,把她的喉咙当作阴道干。

【喔喔∼好紧∼芷若的喉咙真是紧∼又湿又滑∼我干破妳的小骚嘴∼我干穿妳的贱喉咙∼】宋青书抓住周芷若的美首狠狠抽动,完全不理会已哭成泪人儿快喘不过气的周芷若。他一心只想发洩,发洩他对周芷若满腔的爱意和恨意。

【啊啊∼】疯插了二三十下,宋青书按下周芷若的,直接在她嘴中口爆,将浓郁热烫的精子灌入她的喉咙。周芷若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哭着任由他往喉咙里灌精,甚至因为龟头插得太深入了,逼得她不得不把这泡浓精尽数吞下。好不容易射完,宋青书将瘫软的鸡巴从她嘴中退出,将其上沾满的唾液和残存精液抹在她的俏脸上。周芷若崩溃的倒在床上,任由宋青书耻辱的将鸡巴往她脸上抹,忽然一阵噁心,吞下的精子居然涌上了喉咙,从她的嘴里满溢出来。

【呜呜∼】周芷若啜泣着,将精液全呕了出来,一条条白色的浓精挂在她的下巴晃着,看得宋青书更是血脉喷张。惜武之人本就比一般人来的壮健,更何况他正年轻气盛,眼前又是自己朝思暮想想插的女人,宋青书刚洩完一泡,肉棒却又马上挺立,而且似乎又变得更大了。

周芷若还在噁心,看到宋青书逐渐胀大的鸡巴甚是惊惧。【你…你说过你不用那东西插我的…】她的嘴唇发抖,刚刚宋青书的那股狠劲可真让她吓怕了。

【我哪里说过了?我不过说要考虑考虑,现下我考虑完了,我要插暴妳的小穴!】宋青书兽性大发,眼中红光爆出,拉开周芷若的两条玉腿,将头凑近阴户,对她的小穴狂亲狂舔。

【啊啊啊∼不要哇∼住∼住手∼∼】周芷若哪受得了如此刺激,竟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,想要收拢双腿,却又被拉得更开,羞耻的姿势,连续不断的口舌猛攻,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刺激,将她推上另一次的高潮。

【不∼不∼啊啊∼又∼又来了∼啊哇∼我∼∼】周芷若只觉彷彿有电流通过全身,双腿不由自主的抽动,淫水汹涌喷出,将宋青书喷得满头满脸。宋青书见状用嘴堵住她的小穴,吸吮着她狂洩出来的蜜汁吱吱有声,吸得周芷若快感一波接一波,源源不绝的狂洩。

【求求你∼别∼别再吸了∼啊啊∼喔∼∼天∼我快∼我快不行了∼啊嗯∼∼】周芷若无法抑制的浪叫,拼命的要推开宋青书的头,无奈手软脚软,宋青书仍是吸着她的小穴不放。

【鲜!真是鲜!芷若妳的蜜汁真是鲜甜,而且饮入之后让人更有精神!】周芷若的洩身终于结束,宋青书擦擦嘴、抿抿唇,感到鸡巴似乎又更硬了些,想不到周芷若的淫液竟有补足精元之效。

【不∼∼别∼∼】连续两次的高潮,周芷若已有些神智不清了,她瘫倒在床,鬓髮纷乱,脸上罩上一层红晕,尚陶醉在洩身的快感之中,久久无法自己。

看到如此周芷若如此淫蕩的样子,宋青书再也忍不下去了,他将肉棒顶在她稚嫩的阴户上,上下弹跳着。周芷若见他那根兇恶的大家伙,正在她的蜜穴洞口蠢蠢欲动,又害怕起来:【别插进来…求求你…】

到了此时宋青书哪能把持得住,娇弱美人在前,嫩穴尚淌着丰沛的淫水,自己终于可以一插这梦寐以求的天仙。【芷若∼妳再怎样冰清玉洁,终要被我破处!】宋青书大叫一声,巨棍捅入,转眼已插了半根进去。

【啊∼∼啊∼∼啊∼∼】周芷若一个吃痛,整个身子弓弯起来,紧紧抓住他的双臂,痛得冷汗直流,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,她将腿收紧,却又被拉开,只能眼睁睁看着跨下的庞然巨物一寸一寸顶进自己的身体,一如淩迟般折磨。

【紧!真紧!】宋青书一插入便感到周芷若的嫩穴迅速收紧,周芷若的阴道除了夹得极紧外,还非常滑润多汁,不愧是极品处女!宋青书慢慢顶入,愈是深入周芷若夹得愈紧,玉手也抓得愈来愈用力,她急速喘息,身子愈来愈热。

宋青书深入的愈来愈慢,因为愈到深处愈是紧缩,终于,他感到龟头碰上了阻碍,是周芷若的处女膜!他当然知道那是什幺,冲破了这片膜,他就正式成为将周芷若破处的男人。他看着周芷若,周芷若也望着他,她痛得说不出话来,却用眼神哀求着他。看到周芷若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宋青书不禁有些心软,但想到她看张无忌的眼光,又不禁妒火中烧!

【我插穿妳!干翻妳!看妳的好哥哥张无忌还要不要妳!】他大吼,狠狠贯穿她的女膜,周芷若眼泪迸出,失声痛哭。

【哭吧∼在我的跨下哭吧∼妳自以为是清高圣女∼还不是给我开了!】宋青书怒吼着, 起他的香臀,将巨根完全捅入,龟头甚至直接顶至她的子宫口。

【不∼不∼拔出来呀∼痛∼痛呀∼】周芷若哀叫着,下体潺潺流出处女血,宋青书看得更是兴奋,将她的玉腿 起,按在她的肩上,全身压在她身上,开始用力捣穴。

【啊啊啊∼天∼要∼要死啦∼∼喔∼∼嗯∼∼】面对着下体传来阵阵的冲击,周芷若感到强大的痛楚和快感,她想要硬忍住不出声,却仍抵受不住这又痛又爽的快感侵袭。

【叫吧∼叫吧∼芷若妳的叫声真是好听∼想不到妳这幺淫蕩∼妳的小穴好骚好湿∼妳这个小贱货∼妳这个欠人插的婊子!】宋青书抱住她的双腿猛操,吸吮着她剧烈弹动的美乳。

【疼∼疼∼啊啊∼∼不要∼∼再深入一点∼∼里面∼∼啊∼好热∼∼好热的肉棍儿∼∼在∼在插着我∼∼不要∼∼不∼∼好快活∼∼美死我∼∼要死了∼宋哥哥∼∼好相公∼∼】周芷若浪叫着说着矛盾的话,一下似乎抗拒着,一下又抱着宋青书热吻,此刻的她理智正跟肉慾争战,徘徊在道德和沦丧之间。

【妳还想死撑?还想装圣女?妳这贱到骨子里的母狗!我今日非干得妳发浪!】宋青书一把将她抱起,将她抱在腰上套干,这样的交合姿势使得他的鸡巴更深入,将周芷若插得淫水狂喷。

【啊啊∼∼太∼太里面了∼∼喔喔∼会死∼我∼∼我要升∼升天啦∼∼】周芷若被插得失神蕩形,不由自主的吐舌浪叫,全身剧烈抖动,又再一次高潮。

【升天?我便让妳升天!】宋青书不管周芷若正在高潮,发力疯插,一副要将周芷若的小穴插烂的狠劲。周芷若早已抛去了所有矜持,一把抱住宋青书,连续的浪叫声随着愈来愈快的抽插愈来愈高亢。

狂插了百来下,最后宋青书低吼一声,肉棍顶入最深处,在周芷若体内射出热精,周芷若的子宫头因高潮而收缩,正好紧紧吸住他的龟头,将这一整泡的浓精吸纳入腹,大量的精液将子宫灌满,可怜周芷若初破处女就难逃受孕的命运。

内射周芷若后,宋青书满足的将软掉的鸡巴拔出,再放进周芷若的嘴里让她含着。周芷若还未从激情中回复过来,瘫软在床上,杏唇微开,任由宋青书将干过她的鸡巴放进嘴里。过了一会,周芷若渐渐回复神智,忽然已把将宋青书推开,趴在床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。

宋青书看周芷若哭得如此伤心,又免不了自责了起来,看着周芷若那被自己干肿的小穴,缓缓流出鲜血和精液,却又有种征服的快感。

【芷若∼别哭了∼从今以后妳就是我的女人了,我定会好好待妳。】宋青书将她翻了过来,揽在怀里。

【放手!不要碰我!】周芷若恨恨的将他的手拍掉,冷冷的瞪视着他。【虽然你强佔了我的身,但休想要我认你为夫!】她含着泪道。

周芷若的这番言语再度激怒了他。【不认我为夫那妳要认谁为夫?认张无忌吗?醒醒吧∼等那小子知道你被我上过后,看他睬不睬妳!】宋青书粗暴的扯住她的头髮。

【呜呜∼你住手∼无忌哥哥是爱我的∼我们早已订下婚约。】周芷若哭叫道。

【哈哈∼订下婚约又如何?我都已跟妳洞房了,张无忌若还想要妳,就是戴上一顶现成的大绿帽!】宋青书怒极反笑。

【我早已认定了无忌哥哥,我一生的夫君只是他一人,任凭你花言巧语,甚至百般摧残,都无法动摇我的信念。】周芷若兀自强道。

宋青书见周芷若适才被插得露出本性,一会儿又忆起旧情,心中愈恨愈妒,狠下心来,要好好折磨她一番。

【像妳这种犯贱女人,不将妳好好淩辱一番妳兀自嘴硬!】宋青书将她又翻了过去,捧起她的雪臀,鸡巴再度胀起,直顶上菊花。

【你…你莫不是要…】周芷若吃了一惊,已然明白他想做什幺了,话声顿时变调。

【不错∼既然开了妳的嫩穴依然驯服不了妳,那就再开妳的菊穴!】宋青书的面容狰狞。

【不要啊∼宋少侠∼好相公∼求求你∼就是那里不行…】周芷若怕极,甚至主动称他为夫。

但一切已迟,宋青书已不能自己,他将硬梆梆的鸡巴插入周芷若的股沟之中来回夹弄,那柔软滑腻的肌肤令得他再也无法忍受。

【现在才认我做夫已然太迟了,芷若∼我要开妳的菊花∼成为妳三个洞的第一个男人!】宋青书大笑着,握住鸡巴,龟头慢慢顶入她的菊穴之中。

【天∼不要啊∼求求你∼疼∼疼啊∼】在周芷若的惨叫声中,宋青书的龟头已然没入,比阴道更为紧缩的屁道,因为没有淫水的润滑而非常乾涩,虽然才插入一点,却已迸出血来。

【裂了∼要裂了啊∼】周芷若惨叫,宋青书却依然一寸一寸的顶了进去。

屁眼被开的痛,比起处女被破的痛有过之而无不及,周芷若痛得全身盗汗,双手朝后乱抓。其实进入乾涩紧缩的屁道,宋青书也被磨擦得有些疼,但这些都比不过可以淩辱周芷若的快感。

此刻的他再也不想怜香惜玉,周芷若就连处女葬送在他手中依旧念着她的无忌哥,既然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爱上自己,那也不用再对她有所感情了。宋青书的心智随着肉棒的插入渐渐扭曲,周芷若在他心目再也不是天神,而是一条洩慾的母狗,他要在她身上尽情发洩。

【周芷若∼我插烂你的屁眼!】他用力扯住她的长髮,将她的头往后拉,鸡巴奋力插入。【妳有什幺了不起的∼装得一副高傲的模样∼我插到妳哭∼插烂妳菊花∼看妳的无忌哥哥来救妳不救∼】他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她的奶球,下身极速抽动着,将周芷若的屁眼插得血花四溅。

【血∼血啊∼流血了啊∼求求你∼饶了我罢∼啊啊∼好痛∼∼会∼会烂掉啊∼】周芷若脚软的瘫在床上,却又被宋青书抱起玉臀狂插。

【讨饶了是吧?妳也怕给玩残?只要妳叫我一百声好相公我便饶了妳!】宋青书画还未说完,周芷若已一叠声地喊道:【好相公…好相公…】

【瞧瞧妳∼这样贱!我今日非玩残妳!】宋青书狠狠地拍了她的屁股,周芷若的雪臀马上红了一片,宋青书愈加兴奋,愈干愈快,边干边拍,愈来愈是来劲,拼命狠插数十下,终于她的屁道里射精。

可怜的周芷若雪臀被打得红肿,菊穴给干得开花,浓郁的精子从屁沟里潺潺流出,人已被干得失魂,嘴中兀自喃喃念着:【好…好相公…】

宋青书甫从屁眼里拔出肉棒,周芷若的屁眼便喷出一道稀粪黄流,竟已被干到失禁。宋青书看肉棒也沾上了便溺,便将恶臭的鸡巴塞入已无意识的周芷若嘴中,让她用嘴帮他清理。

可怜这一代美人、峨嵋玉女,一夜之间三洞惨遭破处,小穴、肛门皆见红,还落得被插到屎尿齐流的窘境,日后还得面对可能怀下孽种的难堪处境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